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

 “为什么要洗这?”他的顺着我的背暧昧地滑去,又一点一点向前,落了我张得侧。我意识地绷紧了。他的指却不识相地沿着那已经了的痕迹,一点一点心附近。

不行!”我低声警告他,他却轻轻笑了起来,似乎非常愉悦,另一只搂着我将我整个贴他的。我一僵,觉到他那已经再肿胀膨望,正跃跃试地贴着我的腰。

菱形的镜挺拔的。他那样,衬托得靠他怀的我像一只眼的瓷娃娃。这让我到奇的幸福,却又意识觉得危险。他的的金微弱的线也如此闪烁耀眼,平时总是束起,这时却随意地披散。火为他苍的皮增添了一,显得他俊的轮廓也柔和起来。他微微俯来,几根落了我的,扫得的。那海般的的蓝眼睛柔地望着我。,这是一望着就全寒的冰冷眸。而烛,这柔的夜的守护者,为一切都镀烈而含的柔

那个瞬间,我甚至沉醉其,以为他是着我。

他俯来,轻轻地住我的,那只停留我的始轻轻索起来,夹杂着或轻或重的搓和压。背被撕了一裂痕,他沿着裂痕向,裂帛之声响过,被一附近。

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