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

 再醒来时,已经是早了。窗淅淅沥沥,又雨。寒气顺着一点一点涌来,盖着的毯似乎总着一点的冷意。我半半醒地翻了个,把毯整个裹到一侧,于是整个背与全部都。一阵来,鼻

“阿嚏!”

来一声轻笑,紧接着一气还凉的沉重的就从压了来。一只披散的,柔软的颈,像柔的雨一样的。我不安地扭了一,想把这座泰山给晃去。

“不要,我饿了……”那半是引半是威胁地贴着我的耳朵

“饿了就去饭!压着我什么!”我气汹汹地顶回去。话刚说完,突然觉不对劲,这好像不是我边任何一个

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