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

 关于我来到这个世界前的事,我从来没回想过。应该说,我刻意不去回忆,把它们封进被遗忘的角落。

的男来,沉重的正如他重的望。他的息声耳边紊起来,肿胀的望蓄丛附近擦着。他世界的尘土的味雑着族男冰冷的荷尔蒙气息,缭绕我的鼻尖。

不远处滑的顺着金的管缓缓来。管封闭的部分,不断滴缓缓渗来,慢慢滴青石之,凝聚浅浅的坑。

就这样落已然形。滴答,滴答。隐隐约约从奴嬉闹的声音,却像化腾腾而起的糊不,显得这更加安静。

年的也已经糊不见,我侧过去,看不到那的眼睛。但此刻,我又渴望看到他眼底那燃烧的绪。只那眼睛望着我,才让我觉到己不至于为虚为没形状的男望的载为盛放他旧的容

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