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

 他们遇见那个盛夏,着这个季节最炽,也属于这座城市的喧嚣。

六月盛夏时节,树的知了声聒噪不已,时莞对毕业季到头痛不已,一边是找工作的烦恼,一边又是刚分的苦闷。

组织的招聘时莞去过了不是,一份心仪的工作都没

眼看毕业典礼际,辅导员对她的夺命连环call就没停歇过。

晨,时莞正糊,导员的电话魔音又一响起:“时莞!还觉!?你看看你们班!现就你一个还没签方了!你怎么还觉呀!你是一点也不急吗!”照例劈头盖就是一顿痛骂,时莞习以为常的把机拿远了一些,到那边没了声响才默默拿回耳边。

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