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

 六月的骄时莞头,她场边的,一因为触不到地随着夏轻轻摇摆着。

不知为什么,落榜的失望心一扫而一颗腔都漾着欢喜。

路程皓去买来了贴,然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又跑走了。临走的时候还嘱咐着她等等,慢步跑远一些距离还回头看了一眼,像是确定了时莞的存步跑远。

时莞抿浅笑,一圆眼亮得波粼粼的。

刻之,路程皓拿着一瓶跑了回来,他像献宝递到时莞前,“我是医,她说一定要先用消毒。”

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