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

 敌是狼,这个薇拉早就知。更为过分的是,狼们还月圆之夜攻。虽然薇拉还没见过正的异种厮杀,但显而易见的,单依靠她的贵族并不是个好的择,其是这个饲随时把她掉。

“阿萨迈。”她端他的怀,郑重其事地说,“我想……或许我……以保护你。要不你我怎么去对付狼吧。”

气没起伏:“薇拉,你知说什么吗?”

“我知啊。”她尽量维淡定,“我已经没了,不知己为了什么而着。我们住一起,你又不能总是那么强以,我也应该强一点,什么不对吗?”

她抬起头,问他,“如果那么一,你也害怕的话,我就保护你,好不好?”

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