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

 祁栾晨醒来,一侧早就冷透了。

祁栾惊,透过窗见祁钰正那几畦蔬菜,又躺了回去。昨晚祁栾半梦半醒间觉祁钰,等了半晌不见他靠过来,伸才知他只虚虚靠着沿了。

祁栾呆呆望着帐,思绪跑马般了起来。时因变故,父相继离世,兄了她唯一的依仗。她与兄比寻常兄近,寝不。只她豆蔻之年,兄不与她寝了。

罢了。迟早这么一的。

照进帐些刺眼,祁栾用臂盖住眼睛,又胡思想了。听到祁钰由远及近的步声,鲤鱼打挺翻了个,顶着一头茸茸的起来。

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