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

 祁钰从部衙来之时已是酉时。平康坊华灯笑嬉闹之声、竹之声不绝于耳。祁钰要去东市买祁栾想的莲包鱼不得已路过此处。

,善烹饪者更,唯此处味最佳,祁栾只了一了。想到此处,祁钰不觉柔和了起来。

腾腾的食盒递了过来,见祁钰不似往常一般冷淡疏离,不由侃,“郎君就是要这样笑笑才好呢,不然恐是要吓跑一堆。”

祁钰微愣,随即含笑谢,接过食盒。

再路过平康坊时,步忽的一顿。祁栾总是平康坊的买一些笫之间助兴之,脂膏、玉、缅铃之类堆了一个箱。此地想是也

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