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

 对方显是不给楚眠说话的机,最终楚眠只能眼角挂着泪,糊胡涂的点了头。

沈揽紧紧抱住他,轻轻为他拭去眼角的泪

等楚眠醒过来些气呼呼, “沈揽你简太狗了!”

此时的沈揽反而又恢复了以往的样比楚眠还

楚眠, “。”

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