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

 洛兰妮雅对己引起的变化一知,不仅毫没注意到那几缕转瞬即逝的微,更不知己刚才就像个型灯泡似的亮了两秒。

与楼的瞬间,她心了一个脑的尴尬念头:看被现了!

万幸的是,对方似乎不想追究她的窥,仅仅只是轻轻点头示意,收回线,继续收拾的那柄宝剑和地狼藉了。

洛兰妮雅些纠结地思考了几秒,最还是决定这个是非之地。

说实话,王宫眼目睹尸这件事些超她的预料,就像是一认为安全虞的突然现了行凶杀的歹徒一样。

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